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频道 > 文学诗词 > 新作推荐

王钰丨定格了那朵“特殊”彩云

时间:2017-02-27 13:29:06来源:中国甘肃在线编辑:赵小春点击:

中国甘肃在线讯(责任编辑:赵小春)作者简介:王 钰,笔名:覆盆子,甘肃天水市人,毕业于兰州大学历史系。现为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中华伏羲文化研究会、甘肃省作家协会、天水市作协会员等。天水杜甫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其散文代表作《祭父》、《祭灶》、《难忘的龙南》等分别发表在《散文世界》,《东方散文》、《中华散文竞赛大观第三卷》中,并获得中国散文大赛优秀奖。

说是“特殊”,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平凡和象形特征的一朵云霓。

那天,当我走出“老君殿”,观览这座位于化女泉景区最高地段中心的庙宇,重檐庑殿顶式的仿古建筑形式,依山而建,起架高峻巍峨,沉雄壮观,规模宏大。外围一圈置檐圆柱,浑然一体,上檐构架檩抬梁与抹角梁结合,下檐做双步梁,前檐承托着檐桁,上置斗拱如峰,结构相当严谨牢固。

因我是学历史的,每走一地,喜欢观赏一些古建筑,平添一些乐趣。

徜徉于偌大的老君殿大院,西为圣母殿,东为仙姑殿,站在台阶,欣赏整个景区,它是以相传老子点化徐甲故事为基础,融合了以道教女性养生文化为核心,品泉、道茶、竹里馆等内容的道文化大型庭院。

一片寂静,一片仙家之气。当我要走下台阶之时,留涟的再回眸这座雄壮宝殿,一幅奇妙景象即映入我眼帘,我一下惊呆了!大殿上空一尊“肖像”从一大片云层中显露出来,缓缓移动,是那么的悠然自在,那么的酷似形象,那么的如雕如塑,栩栩如生。云霓低垂于大殿上顶,从东侧渐渐向高空升起,“太象了!太象了,这简直是一尊‘道祖’驾瑞祥款款而至。”我不禁脱口而出。 

这也许是“太上老君”爷了,也许是咱“乡党”伊喜,来为我们送行了。然而,又在“道祖”身后,一股乳白的光芒,万丈直射,映罩了大殿琉璃瓦顶,异角飞檐,大殿身后隐隐约约的终南山头也映衬着光芒的晕华。而“道祖”前方,蔚蓝的天空中一道如防线的五彩弧形云层,似海水的波涛,汹涌如浪,有它的气势,有它的浩瀚,也恰如开路“先锋”,海涛似乎在我耳畔震响。

云霓微微在游动,“肖像”如打坐设坛讲“道”,半边蓝天,半边图案;蓝天、大殿、肖像、海浪、光芒、山野,动中有静、静中有动,上上下下,天光云影,绚丽奇特,构成一幅美妙绝奇的图案。

唐人有诗曰:“会作五般色,为祥覆紫宸。”尽管我见过天空中的各种彩云,也曾在我的文学作品中描写过多种云,那云蒸葭蔚、彩色满天、云卷云舒、风清云淡、丝丝缕缕、变幻无常、轻盈如纱、碧海云天……但真没有见今天这片奇妙的云霓,在这个瞬间的时空,发生了只所耳闻过的“海市蜃楼”。我即举起相像“咔嚓”一声,迅速按下了快门,一瞬间这片奇景定格在了我的相机里,一连拍了几张,我还没满足,当再次要按下快门时,与我们同行的一位女作者忽然闯入镜头,她腾跳着高喊:“神仙驾云来了!”又定格了这一瞬间。

“皇剡剡其扬灵兮”,这是屈原在他的《离骚》中说过的一句话,意思是神灵的灵光闪闪,显示着多么的光耀辉煌。

啊!这样的事让我碰上了,妙!妙极了,幸哉!我有着一种满足感,成就感,自豪感,骄傲感,“富有”感。回来的路上,坐在车上逢人无不打开相机让人同享,一饱眼福,夸耀无比。

这一“道祖”显现,为何能定格在我的相机里?细细琢磨,细细度量,这可能是一种缘分吧!缘分从何而来,也可能有着前因的缘由吗?让我还得尾尾从头道来。

2016年10月下旬我们天水10位作者应邀参加《东方散文》在陕西周至曲江楼观台主办的全国散文笔会,先后游览了财神、道教、延生、化女泉等文化区和曲江农博园以及观赏了曲江的秋菊,每到一处,有一种超脱凡俗的感受和触摸心灵的升华,神情怡然。

当踏进“阴阳太极的化女泉”图案,这阴中有阳,阳中有阴的太极大圆圈,圈中有两眼碧澄的泉水,使人即想到:世间万事万物都分不开“阴阳”,阴阳又结合一个“点”,一个圆圈,这就是“阴阳”太极,这就是“道”之源。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道”在物中,“道”在浑全之朴,“道”生成了万物,又内涵于万物之中。老子以“道”为宇宙根源,万物循环反复,这是变易,“道”可以为天下之母,把有形的“万有”放到无形的“妙无”中来,这便是大宇宙演化的根源所在。化女泉中摆放的太极阴阳和两眼泉井是把阴阳对立与统一的万物体质体现出来了,给人一种启迪。

老子是古代圣贤之人,老子曰:人的智慧被污垢蒙蔽,天性因私愤欲而消失,道德随贪争沦丧,人在一步步地与大道远离,身心都被世俗禁锢,有的甚至还不如其它生灵反映。由此,人欲横流,物欲膨胀,人们早已忘记了自己源于何处?又应归向何方?迷眛与灵性每时每刻都在做着殊死博斗。

人就是这样,就连老子的徒儿徐甲也不例外,曾向老子多讨“工钱”,又经不住美女的诱惑而惹恼了老子,将化作美女的拐杖拔出,“咚咚”在地上捣了两下,就成了两眼泉井。徐甲虽然后来领悟,但领悟前有多少人在知“罪莫大于可欲,祸莫大于不知”也?“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老子》第七十七章)。“道”不仅是自然之道,宇宙之道,老子认为也是每个人个体修行悟性之道。老子对人道的远离的属性深感忧虑,对人不循大道的行径极为担心,对人类放纵的贪欲本能极为痛心的!

想到这里,放下相机,爬倒在化女泉旁,清澈的泉水倒映出自己一副“嘴脸”,哎呀!变形了,人生如梦,岁月不饶人,我还感到没活出个啥名堂哩!没活出个啥滋味哩,就这么一下子几十年过去了,这么匆匆,这么慌慌张张,再过多少年,我这个“过客”归向何处?

泉水从手缝漏掉一半,这流掉的不是水也,是“流金”的岁月,可惜原来没有珍惜,注意它。用泉水擦擦疗疾我那蒙蔽的“雾障”,想让它雪亮起来,洗洗鼻子,想让它嗅觉灵敏起来,再掬一掬,放进嘴里,品味甘甜,也品味人生酸甜苦辣,更品味人生的真谛。人,究竟性“善”性“恶”?儒家内部也曾展开一场大辩论吗?孟子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人的不善,归之于后天环境的影响,而人之所以为“恶”,是因为失去了老子认为的“赤子”之“心”,这一“良能”;而荀子认为:人性本性“恶”,其善则是后天人为的结果,人一生下来就性“恶”。他举例说,一个小孩吸母亲奶,嘴巴还在吸吮,一小手还霸占另一奶头,这就是“恶”。既然人之性恶,其善是伪的,只要取决于外部道德教育引导,就能“化性起伪”。

我的职业是在监狱当管教,接触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犯罪者,也曾组织犯人开展了一场性善性恶的大辩论,其善、其恶,在每一个人身上演绎(包括犯人),正因为存在“恶”,才显示“善”。有“恶”才产生了监狱,才产生了这个古代称为“圜土”的圈地世界和另一个社会角落。“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老子主张纯朴、无私、清静、谦让、淡泊等因循自然的德性,返朴归真,“清静”才能不做恶事的“无为”。

“快起来,我们要照像,怎么爬在井边不起来?”同行的作家们在喊我,我恍然回过神来,赶忙又掬起几掬泉水痛痛快快洗了个脸,一下子觉得更清爽起来,我并不用手卷去擦它,挂在脸上的水珠自感如泪水,自感洗涤了我的心脏,洗涤了大脑,洗涤了血液。是啊!昨天我们刚参观过财神文化区,里面全是财神,我虔诚地叩拜过赵公明财神,叩拜过五路财神,还有那九天财神,赐福财神,增福财神。财神,财神,赐福,赐福,纳财,进宝,钱越多越好。我目前太需要钱了,已陈旧不堪的一楼房想换新的,需要钱,老母年迈准备后事,需要钱,娃娃快要娶媳妇,需要钱,还想买辆小轿车自驾郊游,需要钱。钱!钱!钱!赵公明财神,关公财神,还有我们王家氏族的祖先比干财神,你们显灵吧!快给我赐福——“拿钱来!”

跪拜时,伸长了胳膊,伸长了脖颈,展展伸直了平平的手掌,蜷曲的如一条“蛹虫”,默默祈祷。跪拜一下,眼望高座神坛上的财神面颊,左看右看脸色变化了没有?

“给人钱啊!”“要的不多,100万足也,”

“什么?没钱?没钱你当什么财神?枉受人间烟火,枉受我诚虔地为你叩了这么多的头?”头也晕了,腰也酸了。

财神似乎在回应,是震耳欲聋的,使整个财神大殿在回旋:“笑话,钱从哪儿来?从地上冒出来?从天上掉下来?你去抢吧,去偷吧!损人家的不足而奉有你吧!”

“哪我不干,也不能干,鞍价大于马价了,连起码的一份工资也没了,现在我管人,变成人管我了,不干,不干。”

“哪你明天参观化女泉时洗洗脸吧!你就知道咋回事。然后再回来我们财神殿,摇摇那棵摇钱树吧,钱就来了。”

“噢,原来是这样。”

水珠,还挂在我脸上,边走边告诉我,你老想做一个梦想成真的发财梦,可总是一个《庄周●梦蝶》而已,道梦,总是一个开玩笑的“空间”罢了。

声音似乎并不甚大,只觉入耳时有说不出的妙境;五脏六腑里,象慰平熨过,无一处毛孔只觉不伏贴也,不禁暗暗叫苦,恍恍惚惚,屏气凝神,不与搭理,自言自语,神经兮兮……

走进老君庙大殿,三尊塑像高座神坛,每尊塑像高约几十米,神采亦亦,目光炯炯,每站一个角度,似乎在俯视着我们,神像并不那么狰狞可畏,而是笑容可掬,给人一种轻松、亲近之感,雕塑家们将神的姿态塑造的完美无缺,细致真实,让每个人心中舒坦崇拜。

思格斯说:“是人创造了宗教,而不是神创造了宗教,”是人将宗教创造出来,又跪倒在宗教神坛之下,也就象人将原子弹创造出来,而又害怕原子弹,崇拜原子弹的威力,神,也是这样。

逗留于大殿,端祥神像,观览壁画和仰观建筑。一会儿仿佛他们在作自我介绍:“吾是徐甲。”“吾是伊喜。”“那中间的就不用介绍了,自然就是老子了。”

“噢,徐甲啊!你怎敢讨价还价向老师多讨要‘工钱’哩,不拜了。”

“啊!不对,不对!我徐甲虽向老师讨过‘工钱’,可我还是觉醒了,最终成了神仙,而你呢?最终还是凡夫俗子。”

“苏轼说过‘有大贤焉而为其徒’,你毕竟遇到了一个大贤、圣贤之人,有这样的一位好老师,不然,您徐甲还是个徐甲。”

“对对对,那你先拜拜老师吧。”

“不不不,先见见你乡党吧!”老聃推辞说。

老聃身高九尺有余,全身金黄,尖嘴,高鼻梁,方方的眼睛,眉毛长长的约五寸,长长的耳朵垂肩,白发、黄脸、白色的额头上布满纹理,满颊胡须,完全是一个美髯老公公的模样,脚上蹬有八卦,坐在神龟上,轻飘飘从神坛下来,笑吟吟地将我引导在伊喜神坛塑像前。伊喜也从神坛飘柔下来,笑呵呵地拉着我的手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老乡来了,吾辈何不放下那神威的架子,不与老乡叙叙旧。先不要拜吾,先自吾作介绍吧。”

“不不不,我知道您伊喜这个‘乡党’,我来说吧”。

先生,伊喜,咱天水人氏也,具体说在天水渭河北岸刑马山(今天水伯阳),善天文,懂秘讳之术,习伏羲之法,仰观于天,俯察平地,莫不洞彻,先生不修世间俗礼,隐德行仁于乡里,览仙山秀水,来到雍州周至的终南山结草为楼,以其楼,观星辰望气,善修内学,深思至理圣道,此地故曰“楼观”,周天子闻之先生是位贤才,任聘为大夫,先后做过散关、函谷关令。

一日,在函谷关巡查民间之时,一股紫气自东而来,便推知必有圣人将至,接着见一鹤发童长者驾青牛板车向函谷关而来,便知必是圣人,迎入官舍,要求老子留下点什么?百日后,先以借疾辞官,并迎老子李耳归楼观之早宅,斋戒向道并要求著书,以译后世。老子讲道,先生作记录,一部洋洋洒洒的五千言《道德经》问世。此后,您弃绝人事,按老子所授之法,精研至道,著有《关尹子》,被后世道家称为《文始真经》,发挥着道德真理。

先生又随老子西去,来到您的故乡。咱天水,与老子设坛讲学,传道这一盛举,徒儿满川满山皆是,将其地命名“伯阳”,至今还保留着,也称“伯阳乡”、“伯阳桃花源。”在山后北乡十余里至今还保留着汉代“尹喜故里”巨型石碑,那与老子讲过学的地方,至今称为“教化沟”和庙宇“尹道院”,伯阳那座山又称“柏林观”,庙宇宏大,十分壮观,楼台亭阁参差,香火盛旺,庙会人山人海,十分热闹。

“罢罢罢,看来,这个乡党还真了解吾,2500年来,吾在这楼观曾见过无数乡党,只有今天你这个乡党特别能引吾兴趣。”

“谢谢,拜谒先生了!”

伊喜引我跪在老子面前,仿佛耳边又响着笑吟吟之声,恍惚之中,老子平易近人,态度和蔼的问我:“你可知道我来你们天水干了啥?”

“知道,先生讲过学,炼过丹,至今炼丹的地方称‘赤峪沟’,那座山也称‘红山’。”

“哈哈哈,天水哪是个神奇的地方,也是伏羲诞生和画八卦的地方,正因为有阴阳八卦,才产生了吾的‘道’的原理。哈哈哈!”

老子笑的是那么可亲可敬,那么自然。

“先生在天水与您的学生伊喜讲过学,炼过丹之后,又向西而去,在昆仑山下遍游西域诸国去了,至今甘肃的临夏一带还留有‘讲经台’、‘老君坐坛山’和大大小小的‘老君庙’。”

“噢,吾多次驾云去过甘肃,1960年吾变化为老人也讨过饭。”

“哎呀,是是是,民间还流传着先生救人的动人故事哩!今日请教先生两个问题,在《道德经》第十六章中有‘致虚静、守静笃,万物并非,吾以观复,夫物芸芸’是什么意思?问及缘由吧。”

“噢,是这个事,在你乡党伊喜面前吾坦陈心迹了。‘致虚’,是清除心智的作用,以使心空虚无知,‘宁静’是说人去除欲念的烦恼,以使人的心安宁沉静,人的心灵,本来是虚静了,但往往为私欲所蒙蔽,因而观物不得其正,人心与道体一样,虚明宁静,加以修养,使人回复其原有的虚静状态,万物生长、活动,虽然繁杂众多,但它的根源是‘静’,‘静’就是本性,回复根源就是‘返朴归真’,归于‘道’了。少私寡欲,见素抱朴足以你内心 足也,刚才你进殿之前的心态,是“杂”而不“静”,正好说明这个问题。佛家也认为:要消灭‘苦’就得心静,少私欲,消灭欲望。每个人的‘苦’就从欲望所造成的,你也如此也。”

“噢,这样,哪为什么在第十八章中说:‘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呢?多年来,一直困惑着我,大道废了,怎么有仁义?六亲不和了,怎么有孝慈呢?这是不是先生的糟粕哩。”

“噢,这不是糟粕。大道普行的时候,家家有孝子,户户有忠信,根本看不到仁义,等到大道废弃了,民风不纯了,仁义才随之而产生。人的智慧出来了,多了,但人们反而作奸犯科了;六亲不和睦了,国家治平了,孝慈和忠臣虽然存在,但却看不出来了,等到六亲不和,国家昏乱了,孝慈和忠臣就特别显著了。譬如舜的后母顽劣,弟弟非常使坏,但舜有了地位,他的孝顺和仁慈就显露出来了,同样桀纣的暴虐,才显示出了比干、梅伯这样的大臣。”

“嘿!明白了,‘道可道,非常道也,’要了解大‘道’,可不能再执著抠语言和文字啊!完全要靠心灵去领悟,否则,就要走入迷途而永无法清醒了,多谢道祖指点迷津。”

“正是如此也。”

 

“快下山集合,就剩你了,”主办笔会的阎夫子老师赶上来催促,我又从恍惚中回过神,啊!这下满足了,这次笔会没白来。

走出大殿,就出现了这朵奇妙的彩云,这是一朵“送行”的云,一朵灵魂交融的云,一朵心灵呼唤和精神世界变换的云,一朵蕴藏着动人故事的云……

 

“彩光浮玉辇,紫气隐元君,缥缈中天去,逍遥上界分。”这是唐代诗人陈师穆的一首诗。

再回眸大殿,凝视彩虹,“圣祖”驾着玉辇,缓缓的朝高空而去,身姿若隐若现,渐渐地天地两界分开了。

仙人斯去也!仙气也已难闻到了。

是啊!神仙毕竟是神仙,人间、仙界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神仙毕竟要驾祥云而去,在缥缈的天空中逍遥自在,而人在人间要受种种欲望的煎熬,承受各种负担和责任。然而如今的神仙,之所以是神仙,也是最早、最古的中国文化修身修德的“楷模”,他们探索、观察、研究宇宙和人的格调,常以生活实践为绪端,以反省自己身心实践为着手处,先在身心经验上切已体察,从而有一种“了悟真知”的至理,也就是说在于求善、向善、迁善,寻求人生最高准则,构成了中国文化特质,达到“神仙”的境界。如果说楼观的历史厚重,是一页厚重的历史演绎之书,那么,中国的道与德的产生,是整个中国文化的璀璨辉煌的日子。是的,让我唱一曲那朵彩云的歌吧:

以前,我没见过“真正”神仙的形象,

原来,也与一般老人一样,

以前,我没见过大海,真正的大海原来,

也能在蓝天白云里拍岸惊涛。

话,还有许多,

云,不断散去,

梦,昨夜还在痴狂,

一切都成为过客,

沥沥往事融化在眼前,

楼观台老君庙的上空,

只留下一片爱的脉博,

用深情把彩虹层层围裹,

一幅五彩缤纷的云霓,

定格了“圣祖”谆谆教诲、缕缕情丝,

也定格了心灵交融的回荡,

也定格了灵魂回归纯真的洗涤后的清澈,

今天的问道,

明天的表白,

最后的承诺,

会谱写一曲从头再来的“心路历程”凯歌,

唱啊!那朵彩虹永远定格了,

凝固了,

它不仅在我的相机的卡片上,

还在什么地方?

在我的大脑,

在我的心上,

在我的五脏六腑,

也在我的心海中,

永远成为一朵永不消逝的留恋“霓葩”,

贪婪地凝视吧,

贪婪地凝思,

贪婪地品味着……

相关文章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486号

Copyright©2006-2018 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投稿邮箱:596817985@qq.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 陇ICP备14001029号-2 网际网联备案号: 6201020200038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