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国内资讯 > 企业展示

“我给红军引路,红军赏我饼干……到延安找红军去!”

时间:2017-02-15 19:34:36来源:中国甘肃在线编辑:赵小春点击:

重大历史还原 专题追踪报道

“‘到延安找红军去!’在当年无路可走情况下,唐生禄与他的战友们商议说。后来,唐生禄从重庆部队上不明不白回来甘肃榆中白岭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在一起喧关,唐生禄讲民国年间多次参加地下武装革命行动(当年国家搞运动,唐生禄与他们参加的陇右地下革命斗争,却被定性‘反动地下军、土匪、特务’‘地方组织暴动’等。直到‘文革’结束,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全面拨乱反正,可惜老革命老英雄唐生禄却早已在1979年病逝沉冤九泉,长期身份不明,所幸数十年后系列档案惊现,才得以查证明确,历史真相大白于天下)。其中一次,大约民国卅四年(1945年)吧,他以‘当兵吃粮’名义潜入国民党军队后,伺机夺得两把长枪,星夜飞驰回到白岭子,为此被国民党追捕三年之久;另一次,民国卅七年(1948年),也是遇上兵荒马乱,他斗智斗勇躲过抓捕,重新‘打’进国军吃粮,不久即与战友金发喜(音)配合发起夺抢兵变,在渭源境域,趁夜色已晚哨兵犯困疏忽大意,机智勇敢,将哨兵两把短枪下了,一人一把,连夜跑回榆中老家,石硐山、石峡沟等四处躲藏,准备伺机到延安去找红军组织,被榆中、定西两县自卫队大队人马四处搜寻抓捕,连续抓了半年多……这是犯了国民党的死罪啊!白岭子实在没了活路,唐生禄与战友商量好去延安找红军谋新生,私下秘密订好时间,这才就上了远路……过了很久很久,唉,也就是等到这年落雪的时候,远处擀毡的匠人来白岭子,也传来了信息,说唐生禄他们在过定西县城外王公桥时被抓了,下了定西监狱大牢……”


据唐生禄(1924-1979)从西南重庆复转回西北甘肃原籍老家后一起很要好的老伙计、自称“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党员赵云福(前不久辞世,终年82岁)回忆,虽然历经数十年,仍然能够清晰地回忆起青少年唐生禄当年参加地下革命、与红军、与延安之间的历史关联,一段传奇,绘声绘色:

“为什么困境中想到延安找红军?这中间还有一段故事:唐生禄当年回忆说,我给红军引路,红军赏我饼干!说起唐生禄,他自小就溜(甘肃地方土语,意指人机灵、利索)得很,胆子也大,初生牛犊不怕虎,对恶霸老财、仗势恶人看不惯,现实中极少数富汉人家坐大瓦房,绝大多数穷人窝在山峠峠、沟底里住窑窑……他觉得这太不公平,看人家富汉人家高骡大马,做梦也想哪天骑上马走走。结果呢,旧社会啊,穷人不要说骑马,连头驴也没得骑……因为总是挨饿,唐生禄就梦想着将来哪天自己家里有了土地,种上打了粮,一家人都能吃饱饭,那就最好不过了。

就这样做着梦,艰难熬着,到了民国廿五年,红军来了!山里人也是被国民党抓丁充军整怕了,也不知道来的‘红军’到底是些什么人,都躲在山峠峠、沟底窑洞不敢出来,只怕再被抓了、打了。唐生禄,十一二岁贫苦人家娃娃,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本来不起眼,他也是躲迷藏一样,偷偷观察这些背着枪、骑马远道而来的红军,看他们穿的衣服,与国民党军队明显不一样,且又破破烂烂。红军说的话,有些听得懂,有些听不懂。

唐生禄很好奇,悄悄躲在暗处观察,他想,红军抓不抓他、打不打人?要是打人,反正我是个娃娃,撒腿跑掉,让他们抓不住……结果呢,红军不打人、也没抓他,反倒让唐生禄听到了红军所主张的‘以后要解放’‘人人得平等自由’‘有地种、不挨饿’‘想骑马、有得骑’等革命宣传,一时间心热的不得了。红军过境定西、榆中,他们远道而来,从何而来、到哪里去,山里人怕这怕那,谁也不敢贸然出头。唐生禄说,他偏要跟他们听听这些理儿,这样非常好奇、有意靠近乎。

有一天,唐生禄果然在路上遇到了红军,人家不打不骂,还跟他这个娃娃问路,唐生禄说他当时也不特别害怕,就给他们说怎么走、怎么走,而且还主动引着走了一程。结果呢?哇,临别时分,这些背着枪、穿着破烂衣服的红军奖赏了他——红军将一块饼干,还有一些馍馍渣,奖给唐生禄!唐生禄说,实际上,红军远路上来,也没多少吃的,看得出一个个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奖给唐生禄的这块饼干,他说他当时吃得啊太香太香,啧啧,即使多少年过去,那个香滋味,永难忘记;尤其是从部队‘请长假’回来,老家白岭子的农业社,很快就搞了大集体、开吃大锅饭,常常饿肚子的时候,唐生禄说每每想起红军当年给他因为引路而奖赏的饼干,他都会乐滋滋、乐滋滋好一阵……”

除了赵云福老人的口述,史料记载与老革命老干部回忆,1936年红军长征,几个方面军北上甘肃会宁会师,曾经过境渭源、定西与榆中等,在当地历史影响深远,其中年仅12岁的放羊娃唐生禄,幼小的心灵同样留下最初的红军长征、穷人跟着共产党闹革命得解放的理念。

据唐生禄之子、农民日报社驻上海记者唐士军介绍,父亲1924年8月8日出生在甘肃省定西县(现名安定区)西巩驿唐家湾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大约于1925或1926年,由于连年兵荒马乱,西巩驿唐家湾的生计实在难以维持,还在襁褓中的父亲唐生禄,被爷爷唐徳范、奶奶董氏抱着,一路逃难落脚到数百公里之外榆中县符家川白岭子,投亲靠友,挖窑而居,一家人靠打长工、打短工谋生。父亲唐生禄在家排行老六,小名“六蛋”,身前有五个老哥。在定西与榆中老家,叫小名很亲切,因此比叫大名(民间又称官名)更常用,早年老辈人说起唐生禄,就直呼“唐六蛋”这个小名。

父亲唐生禄早年档案记载高小文化(后来改编志愿军出国作战,因战伤残回国在歌乐山部队医院治疗与休养,期间在重庆市干部业余学校升造一年),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曾考入伪宪兵学校,半年后辍学在家,给白岭子大户人家牧马荡羊混口饭讨得活路。

经历史查证,1935—1936年,中国当代极为重要的历史事件—红军长征,正在过境甘肃。史料记载,1935年10月,党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吴起镇。1935年12月在陕北瓦窑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制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总政策和军事战略,并做出策应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三大主力会宁会师的战略决策,同时派红一方面军南下,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从此,围绕北上抗日和会宁会师的战略转移,红一、四方面军先后有5支部队先后进入甘肃定西县(现安定区)境内,足迹遍及16个乡镇。这一年,唐生禄只有十一二岁,年少不更事。

1936年9月下旬,红一方面军第十五军团骑兵团组成特别支队南下会宁,接应北上的红四方面军,并提前派出一支短小精干的侦查部队,远距离深入—定西县西巩驿(唐生禄出生地)及新集一带活动。10月初,红四方面军第十师三十六团从渭源进入定西,经团结、香泉、东岳到达内官营,在此修整半月后,北上经过榆中符家川(唐生禄及父母家人当年居住地)、定西县称钩驿、葛家岔、鲁家沟、石湾峡等进入会宁。是月上旬,红四方面军第十一师从会宁进驻西巩驿。师部设在靳家堡子,在此修整了20多天后北上。23日,红四方面军第三十一军九师二七九团奉张国焘西进命令,由通渭进入宁远镇,驻扎至29日后经石泉、西巩驿北上。25日,红四方面军第五军第十三师三十七团一个连从会宁赴车道岭,向兰州方向警戒,而后,经巉口、鲁家沟、贡马井开赴靖远……

据唐士军所掌握的地方党史研究资料介绍,1936年10月中旬,红四方面军后卫部队的一个师在西巩驿(唐生禄出生地为西巩驿唐家湾)驻扎期间,与国军第八师、四三、四五、四七和四九团遭遇。遂在西巩驿的吴家川北坡、葛家咀一线,展开了激烈战斗。红军从吴家堡子驻地边打边向北坡葛家咀撤去。当国军靠近吴家堡子时,红军一个排的兵力在吴家堡子附近的湾子里组成火力网,以掩护大部队转移。当红军大部队撤到北山、葛家咀时,国军迂回截断了红军掩护排与主力的联系。40名战士腹背受敌,只好撤进吴家堡子,伺机突围。红军主力部队发现该排被围困的险情后,又组织强大的火力向国军进攻,援救被困战士。但由于国军顽固堵截,加之大部队与包围的战士之间有一条深沟难以逾越,地形又对国军有利,故营救没有成功。被困在吴家堡子的红军战士与国军浴血奋战,直打到弹尽援绝,终因人众我寡,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留下少数同志也被国军抓去杀害……

据当地老人们回忆,当年红军过境,唐生禄“给红军引路,红军赏饼干”故事发生过后不久,以做羊皮生意为掩护,在兰州、榆中、临夏一带活动的陇右地下党工作者肖焕章(老辈人叫尕章),与唐生禄相识,两个人多有交往,遂从尕章那里知道了更多陕北延安、红军闹革命、贫苦人求解放的资讯。从此以后,红军革命解放穷人的理念与当时社会极少数人生活富贵而多数人饥寒难过的残酷现实,在少年唐生禄心里有了强烈对比。尤其是,待稍年长一点,唐生禄与几个兄长,一次又一次被国民党抓壮丁,抓了跑、跑回来再次被抓,横竖走投无路,更加深了唐生禄投身革命追求自由幸福生活的强烈愿望……

1943年初春,甘肃南部地区各族人民不堪忍受国民党政府抓兵征粮、苛捐杂税的残酷压榨,爆发了一场由汉、回等各族民众参加,抗丁、抗粮、抗捐,反抗国民党残暴统治的农民武装起义,史称“甘南农民起义”(民间所谓“民国卅二年跑土匪”、极左组织早年定性“地方组织暴动”)。起义军曾于岷县草川崖会师,定名为“西北各民族抗日义勇军”,人数最多时达十多万之众。唐生禄的几个兄长,断断续续参与这场农牧民起义,被国民党镇压失败后自行解散回家种地;唯独放羊娃出身、上过几年私塾与宪兵学校的唐生禄,“偏偏”不回家,这年他19岁,自作主张跟随尕章(肖焕章)、王仲甲(另一位农民起义领导人)而去。

今年90岁高龄的唐兰英至今能够清晰地回忆,六哥(唐生禄在家排行老六,故唐兰英称其六哥)与王仲甲、肖焕章他们一起走了,在后来一直到民国卅七年,即1948年被逮捕入了狱,为了追求光明与幸福,舍生忘死,一路征战,足迹遍布甘肃中南部一座座山梁、一弯弯沟壑。

这次震惊中外的农牧民起义爆发,国民党闻讯,调来国军第七师、第十二师和五十九师,向起义军疯狂进攻,剿抚并用、分化瓦解。起义坚持10个月后,最后遭国民党重兵镇压,岷县大草滩一役后失败……榆中、定西县等地的国民党地方自卫队“清乡”“清窝子(土匪)”,轮番抓捕起义人员,陇右地下党组织竭力阻止国民党“清乡”、保护这些与地下武装斗争存在血肉联系的“窝子(土匪)”不被国民党破坏清除。唐生禄遂与众起义人员一起,展开了一系列地下武装革命工作,参加了一系列地下武装行动。

“我给红军引路,红军赏我饼干!到延安找红军去……”深陷迟早被抓被捕困境,唐生禄自知在白岭子难以活命久留,遂与多名地下武装战友取得联系,决定战略转移。就这样,在石峒山、石峡沟等处轮换躲避多半年后,唐生禄与地下武装战友取得联系,一起准备奔赴延安。转移途中,遭遇哨卡拦截,岂料长衫下隐藏的短枪竟无一弹可发,唐生禄无奈被捕,监禁定西监狱,从此遭受徒刑,受尽牢狱之苦。“要犯”半年,“重囚”一朝,囚禁徒刑,九死无生机。对于这段不平凡的历史经历,现仍健在的定西籍95岁离休老干部、原陇右地下党负责人之一董应清老人,去年出具了重要书证与口述证言,言之凿凿,堪为信史。

 

西南军区辖重庆市第一疗养院关于该院因战伤病集中供养志愿军休养员唐生禄,治疗与休养期间,全军评模时被评为二等休养模范重要档案记载(1953年12月)


据唐士军披露,最近在甘肃榆中发现的唐生禄1957年由中共中央组织部监制的干部履历15页重要历史档案记载,1949年6月,“死囚”唐生禄遂由监狱方转交接入国民党119军“当兵”。另有重要史料记载,当年12月8日,唐生禄随军部整建制起义。1987年兰州军区与定西县人民政府向唐生禄颁发起义军官证明书。

119军起义后,改编为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征战于西北大地,曾参加天兰铁路抢修开通等重大工程;唐生禄所在的244师,改编为独立第三军第7师,稍后,第7师整编为人民解放军第七军20师。1950年10月,第七军20师、21师先后奉命在山东周村,改编为志愿军特种兵部队,所属18个高射炮兵营,唐生禄随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首批出国赴朝参战,参加了一系列重大战役,先后两次负重伤。第一次伤愈归队,唐生禄被编入1951年3月入朝作战的反坦克歼击炮兵31师,配属第三兵团、第十九兵团作战。唐生禄在反坦克歼击炮兵31师401团后勤连先后任班、排长,率领战友一起向前线运送弹药物资给养,有力地支持了前线战事,作战勇敢、屡立战功,曾获重大立功授勋“军旗前照像”荣誉—经国家博物馆专员查证反馈,位于丹东的“志愿军英雄馆”,目前收藏展出4幅同类“军旗前照像”珍贵文物照片。


后于1952年11月,所在炮兵部队配属第三兵团参加上甘岭战役后半段,因第二次负重伤,下火线被护送回国长期治疗与休养。1953年全军评模,唐生禄被评二等(伤残军人)休养(员)模范;1955年唐生禄经西南军区批准干部转业;1956年因旧伤病复发无法继续胜任工作,唐生禄“请长假”回到原籍甘肃……


重庆市人民政府卫生局核批同意全军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干部转业”入职军管疗养院从事事务工作档案影印件(1955年1月21日)

数十年后,1955年3月奉令与唐生禄一起被护送赴渝军休疗养的老战友、离休干部、原重庆市中医院党委书记李奎华老人,以及随军出国参战的原炮三十一师401团老兵、文化教员、1957年退役军转成都的陈华老人,均为战友唐生禄当年因战心肺受重伤回国治疗休养作证,这一段历史得以全面还原。有关地方媒体系列报道发布后,军界权威刊物《军事历史》杂志刘副主编与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室郭主任等进行了认真研读,认为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唐生禄立功受奖事迹,的确非常典型,具体需要军委有关部门做出鉴定与评价。唐生禄多幅军照中罕见军章,随着众多媒体报道,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最近由《中国百年徽章图鉴》主编孟中洋首次做出权威解读,其作为当年国家所给予的很高荣誉,其重要历史价值得到充分肯定。


老党员赵云福回忆说,当年地方上搞政治运动,贫病交加中的唐生禄因所谓“当土匪”“伪部队当兵”等“历史不清”问题等被批斗整治,抑郁愤懑中私下说,组织(拨乱反正后定性为极左组织)说他是“残渣余孽”“土匪”没有啥,他不过当了兵、出了国、打过仗,立功受奖、战伤休养、评上模范,仅此而已,大不了立下的功劳全不要了!因为,历史太荒唐了啊,连我们的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元帅都被黑了,还有什么不能被黑?唐生禄说,想起1950年出国作战伊始,志愿军召开誓师大会,他就在千千万万志愿军将士中间,记得誓师大会主席台上,远远地看到,彭总司令穿着军大衣,意气风发,发表激动人心的战前动员讲话……

一段历史传奇,掩埋了数十年。随着系列档案惊现,真相大白于天下,甘肃省与民政部等有关领导分别做出批示,数十家媒体进行客观报道,标题为《全军二等休养模范的悲壮人生》《英雄悲歌》《从“身体不好的农民”到“志愿军英雄”》……老革命、老英雄唐生禄的这一段不同寻常的从军历史终于得以全面还原。

唐生禄之子、资深新闻记者、党史军史研究者唐士军说,1936年红军在驻扎、过境渭源、定西、榆中期间,播下了革命的火种,留下了革命传统,建立苏维埃政权,发动群众筹粮筹款救济孤寡贫困农民,给当地留下深刻影响,对父亲唐生禄后来参加革命、从军立功,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而且还有过“我给红军引路,红军奖我饼干”的趣闻故事,几十年过去,仍然被人们所记忆;对于全体眷属而言,父亲唐生禄其作为军转重功伤残英模的这一段历史查证明确,甘肃省委书记、省政协主席及民政部有关领导分别做重要批示。

 

 

 


去年,原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范鹏(现甘肃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做出评价:作为革命后代,你们几十年坚持不懈查明历史、为英模父亲正名,这是光荣传统与使命所在,也是应尽的义务,值得充分肯定;原甘肃省文明办主任苏君(现任甘肃省妇联主任)则进一步表示,曾被评为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从军期间获得这样高的荣誉,根本不需地方再重新做什么评价,倒是你们眷属子女对历史负责不断求证终于让这一段人生传奇得以还原,我们省上评一个道德模范,以楷模鼓励后学,我看很有必要。


 



 

 

 


“我给红军引路,红军赏我饼干……到延安找红军去!”头顶着高天上启明星,天上飞机、地上炮火,硝烟弥漫,日以继夜,急行军、急行军、急行军……上世纪四十年代参加甘南农民起义后陇右地下斗争,一九四九年末改编人民解放军西北独立第三军,参与西北铁路紧急抢修,改编志愿军特种兵,来不及嘱托,来不及道别,冒着鸭绿江彼岸的战争风云,冲过三八线,西出东进、南征北战,在北韩的土地上,历经3个秋冬与春夏,唐生禄走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志愿军反坦克炮兵扛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胸怀光荣与梦想,肩负军人的使命,用血肉之躯谱写了一个个生命的绝唱;坚守从军的刚毅与坚韧,唐生禄战伤回国治疗休养4年,回原籍23年生活困苦至极,始终不忘追寻高天上明亮的启明星……

“我给红军引路,红军赏我饼干……到延安找红军去!”精神的启明星照耀着他,岁月纵然灰暗,不幸终将过去,泥土亲吻过你的鲜血,时间铭刻你的荣誉。专此,向老革命、老英雄致敬!

 

【文中图片说明:农民日报社驻上海记者、唐生禄之子唐士军保存提供的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从军史权威解读鉴证与地方政府相关指示资料集合 唐士军授权,转载请联系唐士军(或本平台),请保持文章的完整】

【延伸阅读】

英雄悲歌——追记陇右地下党武装人员、志愿军重功伤残英模唐生禄

琐忆我的父亲——志愿军二等休养模范唐生禄身世之“谜”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百度新闻榜单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 Copyright©2006-2015 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www.cngans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邮箱:596817985@qq.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 陇ICP备14001029号-2 网际网联备案号: 6201020200038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