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频道 > 文学诗词 > 新作推荐

背影--作者:落雪

时间:2019-08-12 23:36:32来源:中国甘肃在线编辑:赵小春点击:

        背影--作者:落雪

        抬头看见窗外,夜已经深了,人们已经在熟睡中,做着各自的梦。而我似乎在这夜中早已经失眠了,却总是不知道想些什么?拿起笔时又不知道写些什么?然而我还是写了下去,似乎,也只能似乎的这样了。

        当人们的脊梁和骨子尚未长成之时,国民已经在熟睡里做了很多奇思妙想的梦,这大概生来已久。现今的中国文坛只是在跑龙套,文人们则跟着他们叽叽喳喳,也不乏带着各种阔气的头衔们。我说这话,还请诸君见谅,勿生气,倘使生气,也无多大用处,否则!就要伤脾胃,乃至心脏了。固然也就那些拿着投枪,举着盾的人,但可惜,这类人太少了!否则,非送命无不可,因为今日之中国,非昨日之中国。昨日之中国是封建,是奴隶,是黎明前的车轮;今日之中国,是太平,是盛世,是王土,这足以看出:“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呢?”

        慢慢地长夜,我深入的走进去,无光,无温度,只有笼罩下的黑暗,使人到处碰壁撞墙。我在黑暗中,越走越疲惫,越走越心痛无望了!这大概是一个无底洞。我不屈服于任何黑暗,大踏步向前走,越走越黑暗,泪水已经毫无作用,于是,抛掉一切无用的东西,拿起一切有用的东西,大踏步向前走。忽然,前面有一个火盾,很烫,很烧,很温暖,我锲而不舍的去用这肉体和他相撞,产生无尽的火光,终于是希望。因此也留下深深地疤痕,这疤痕,我感到空虚,似乎使我迷失了方向,不知道路怎么走,久而久之,一年又一年的过去,我终究再不能找到路,即使是脚下有路,我也感到空虚,因为那路,走的人太多,排满了长长的像一条龙。有爬着的,有睡着的,有挤着的,有踩着别人脚下的,各式各样,唯独中国脊梁和骨子还是没有变多大样。

        我从黑暗里走过后,便是沼泽,于是乎当踏进沼泽里出不去的时候,火盾又一次来到,使我能够在这沼泽中喘了一口气,然而自己无法彻底脱离它的苦痛。深沉的暗夜穿越过云层便是无数的冷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浑身酸痛的又从天上看见深渊,那是无边的黑暗。

         孩子…孩子…孩子…

         似乎有人在叫我?

         孩子…孩子…孩子…

         我转过身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身躯,站在暗夜里,抽着香烟——而我必须仰视才能看见他的脸。他笑着,很慈祥的看着我,并没有说话,他继续抽着他的香烟……

        看着他,我觉得很奇怪,感觉到他像一个人,像谁呢?那不是先生吗?我惊讶的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扔掉手中的香烟,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对我说:“我想看来看去看,可以吗?”

        我说:“可以,我和您一起看”。

        他走着走着,又停了下来,看着我,又接着说:“我很想再看看,再看看……然而我却不能了,孩子!爱夜的人要有听夜的耳朵和看夜的眼睛,自在暗中,看一切暗。”于是我心想到《夜颂》,但当我正在回想时他又一次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转身走进更深的暗夜里,直到我看不到他的背影。  

        夜现在依旧很静,我继续写着,然而又忘却了,这夜是多么的漫长,听风的声音似乎有些颤抖着,颤抖着,不知道是为了何故会如此的颤抖着,想必是如此如此罢了!自在爱夜的人,是漫长而苦痛,孤独而绝望的,在一切夜里看一切夜里的人,是清晰的,他能在路灯下,使爱夜的人在小沟里不再盲目,独立做人。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四日

                                         落雪

相关文章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486号

Copyright©2006-2019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投稿邮箱:596817985@qq.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 陇ICP备14001029号-2 网际网联备案号: 6201020200038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