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频道 > 政策法规

一房多卖骗款数亿元 重复销售和重复抵押总计达到597套

时间:2016-11-08 20:20:01来源:中国甘肃在线编辑:赵小春点击:

       (原标题:一地产商一房多卖 诈骗数亿元)

  曾出任深圳市湖南商会常务副会长、控制多家投资地产公司的龙某生于昨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他被指控将其公司开发的某地产项目一房多卖,诈骗金额数亿元。法庭上他多次强调,借了9亿多高利贷还了24亿多,死都还不清了,意指被高利贷给拖垮。

  昔日是成功企业家

  龙某生,1961年出生,湖南祁东籍,名下有多家地产公司与投资公司。从公开信息来看,其公司主要致力于土地的倒卖,如其在深圳通过与村集体股份公司合作购买土地,在东莞则是与当地镇政府合作先征地,再挂牌出售从中获利。

  公开信息显示,其控制的广东中银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曾于2008年、2009年期间,以1500万元的价格从深圳观澜村集体股份公司处收购数十万平方米土地从事旧村改造工程。这些地块以及案发前的估价显示,深圳观澜黎光老村及背虎岭旧城改造项目,暂定7亿元;深圳观澜黎光蝴蝶地项目,面积为23万平方米,拟售10亿元左右;背虎岭项目,面积为11万平方米,商住土地,拟售8亿元左右。三块地加起来转让价格高达约25亿元。

  除此之外,龙某生控制的海煌公司还与东莞市塘厦镇政府签订协议,合作征收东莞市塘厦镇大坪社区(莞深高速(8.970, 0.02, 0.22%)大坪出口南侧)约45万平方米土地。这一地块被征收后,分为四个地块,于2013年开始逐步挂牌出售。2013年6月26日,第一块土地被某投资公司以4.421亿元竞得,2013年10月30日,其他两块土地被东莞一家地产公司以9亿多元价格竞得。2013年12月11日,第四块土地被深圳一家投资公司以6.73亿元价格竞得。

  从公开信息来看,龙某生的公司从第一块土地中分得约5000万元,其他分给镇政府。从第二、三块土地中分得8亿多元,第四块土地的分成情况则没有显示。公开信息也未显示出该公司的征地成本,无从知晓其公司获利情况。

  表面上看,龙某生所涉生意庞大。他也曾是内地政府的座上宾,被认为是湖南祁东籍的成功人士。在法庭上他描述,2012年回乡祭祖时,就开了五部轿车回家。但从检方指控来看,龙某生在2011年3月便因为借高利贷,陷入资金链紧张无力偿还的局面。有资料显示其债权人超过百人。

  被卖得最多的一套房有五个业主

  龙某生涉嫌的主要犯罪事实正是与前述地产项目有关。检方指控显示,龙某生在开发前述地产项目时,评估需要投资1 .1亿元,他实际出资7000万元,向他人借款4000万元。此后又陆续向多个高利贷债主借款,以及引入其他投资人,公司股权历经变更,最终龙某生仅占20%股份。

  早于2011年3月,龙某生因为资金链断裂,已无力偿还巨额高利贷,遂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与放高利贷的钟某财签订《借款合同》,借款2亿元,将当时尚持有的75%股权转给钟某财的代理人。到2011年10月,广盈达公司的印章、财务章、营业执照已被钟某财控制。

  检方指出,此时龙某生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但是为了偿还个人债务,他私刻广盈达公司的公章,通过广盈达公司销售部经理胡某以及其他多人对这一项目进行销售。

  统计显示,广盈达公司所拥有的三四栋物业中,仅有163套房源。但是2012年年底到2015年4月期间,龙某生及其代理人用假公章签署购房合同,通过“一房多卖”、“一房多抵”、“又抵又卖”等方式卖房、抵债,重复销售和重复抵押房产总计达到597套。

  审计显示,龙某生共收取了203套房屋购房人的房款4 .5亿元,这些款项有2.8亿被用来偿还71个债权人债务。6596万用于支付项目工程款,还有2613万元用于公司日常开支,1385万元用于支付卖房介绍费。

  而通过抵债以及抵押形式骗取款项则达到9.8亿元。这其中涉及房产、商铺以及车位。其中有127套房被“又卖又抵”。在这些房产中间,被卖得最多的一套房,共有五个业主。被抵押次数最多的则有两套房,各自被抵押了五次。

  检方认为龙某生这一行为已经涉嫌合同诈骗罪,并认为其私刻公司公章的行为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昨日庭审中,龙某生承认对合同诈骗罪的指控。但他表示,之所以一房多卖多抵,是因为被多个债权人逼债,债权人已经威胁到其家人孩子,逼着他卖房套现。对于私刻公司印章的指控,他则认为刻的是自己公司的印章,不能算犯罪。

  当庭痛哭称一指控系被冤枉

  除了这一指控外,检方指控龙某生因为欠债,还涉嫌另一宗诈骗案。2013年期间,龙某生曾向童某名借款2000万元人民币,之后陆续还款,到2014年已经无力偿还,连本带利欠款在1000万元左右。

  为了归还这笔欠款,2014年4月7日,龙某生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以能给被害人张某所有的位于深圳市大鹏新区南澳街道南隆社区编号为“海贝湾G 3”号别墅办理红本房产证为由,从张某手上骗得该别墅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普通差申报收件回执,房屋权益转让协议书、房屋租赁合同原件。

  2014年10月29日,龙某生通过虚假签名,在张某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用张某的名义,擅自以1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这一别墅转给自己的债权人童某名。

  不过,对于这一指控龙某生并不承认,称这一房产本身就是他所有,由他在2012年花费1560万元购置。说及这一案情时,他在法庭上情绪激动,先是称如果是自己干的,枪毙都行,但这一指控确实冤枉,是被人挖坑陷害。说到激动处,痛哭流涕,恳请法庭查清事实。

  实际上这一房产系违法建筑,并未进行产权登记,转让是通过签署合同的方式。检方认定龙某生涉嫌诈骗罪,有两份重要的证据,一份由龙某生于2012年出具的声明,主要内容是指其不享受此房屋权益,这表明其并非此房产业主。另一份重要证据则是2014年出具的借条,显示其将房屋的有关文件从张某处借出。

  龙某生辩称,他购置这一房产后,原本只有900多平方米,加建达到3000多平方米。为了感谢介绍人———大鹏某单位负责人为其介绍房产并压价,他还借给对方一辆车,以及为对方装修提供了70万元的大理石。他辩称,只是由于购买时由张某先行垫资,因此相关证件由张某扣留。等到2014年其将款项偿还得差不多,张某遂将证件还给他,并非他将证件骗出来。

  “违法建筑不可能办理产权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我以办理红本为由怎么能骗得到证件?”龙某生当庭质疑。

  对于用来控罪的两份重要证据,龙某生辩称,实际上是2015年他因为其他案件被羁押时,张某托人到看守所传话,授意他签这两份文件,以证实其不拥有产权。而张某则可以通过诉讼主张权益,将房产夺回,日后两人理清债务后,可将房产归还。但没有想到的是,最后这两份材料竟成为张某指控他的重要证据。

  公诉人对这一说法表示诧异,问其为何在公诉人提审时没有说明。他则称提审时没有涉及这块内容,并表示羁押期间曾向侦查机关反映过这一问题。龙某生恳请法庭,通过司法鉴定,查清这两份文件上签字形成的时间。他还认为,如果鉴定不出形成时间,可以鉴定两份文件签字的时间间隔。他解释称,这两份文件从日期上相差两年,但是实际的签署日期前后不过一个星期,希望通过司法鉴定能确定两份文件的时间间隔。

  庭审现场

  当庭称借了9亿高利贷还了24亿

  涉案地产商:死也还不起了

  昨日庭审中,谈到借高利贷龙某生也数次叹息。他曾在回应公诉人讯问时辩称,自己在借款的时候,是有能力偿还的,公司应收款就高达几个亿。但公诉人直指,“你所说的应收款有多少是实际能收回来的?你有多少资产是被法院查封了你知道吗?”龙某生则低头不语。

公开的资料显示,龙某生深圳、东莞等地被多名债主诉上法庭,大量资产,包括在东莞的高达8亿元应收款都被查扣。龙某生在庭审期间,也曾表示所借高利贷大多是八分息,9亿多已经偿还了24亿,可谓是“死也还不起了”,更表示因为欠债家人都遭威胁。

  涉案人

  龙某生

  曾任深圳市湖南商会常务副会长、控制多家投资地产公司

  开发地产项目时,评估需要投资1.1亿元,他出资7000万元,向他人借款4000万元。

  此后又陆续向多个高利贷债主借款,以及引入其他投资人。

  2011年3月,龙某生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巨额高利贷,遂通过股权质押方式与放高利贷的钟某财签订借款合同,将75%股权转给钟的代理人。同年10月,龙失去对公司的控制权。

  为了还个人债务,龙私刻公司公章,对公司163套房源实行“一房多卖”、“一房多抵”、“又抵又卖”,重复销售和重复抵押总计达到5 9 7套。(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文章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 Copyright©2006-2015 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www.cngansu.cn .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邮箱:596817985@qq.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 陇ICP备14001029号-2 网际网联备案号: 6201020200038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关闭对联广告
关闭对联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