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频道 > 书法绘画 > 艺术博文

爆竹声中思宁静

时间:2014-12-25 09:46:20来源:中国甘肃在线编辑:张小烦点击:
春节年年过,但最能体现春节特色的大约莫若放爆竹了。耳畔至今还回荡着那些或钝重或清脆的炸响,鼻际依旧还闻得到空气中到处飘散的或浓郁或细微的火药香,便是闭上眼睛,也还看得到缤纷的礼花在夜空中飞散 ,噼噼啪 ...

春节年年过,但最能体现春节特色的大约莫若“放爆竹”了。

耳畔至今还回荡着那些或钝重或清脆的炸响,鼻际依旧还闻得到空气中到处飘散的或浓郁或细微的火药香,便是闭上眼睛,也还看得到缤纷的礼花在夜空中飞散 ,噼噼啪啪的响鞭在枝头跳跃,声东击西的“滚地雷”在草地上四处“流窜”……

也记得儿时常手捏着几枚白色的“摔炮”,趁小伙伴不注意时会冷不丁地朝地上猛劲一摔,一乍一惊,便觉有无限的欢乐在体内升腾。

然而,也许是年岁大了,童心不再,如今春节期间的“放爆竹”却似乎渐渐少了些童年的乐趣,而多了些许成年人的困惑和疑虑。

先不说住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每年除夕一入夜,便 要重新上演一番“战上海”——先是零零星星的“枪声”、“炮声”此起彼伏,继而“曳光弹”、“闪光弹”、“礼花弹”群“弹”乱舞,待到午夜零时,“总攻”则正式开打,于是万“弹”齐发,万响齐鸣,地动楼摇,光影烁耀,恍如白昼;便是乡间,也像是突发了“地震”, 一时天光四溢,沉雷滚滚……

所以,这时若是有人想要休息,怕是很难安眠的了;而家中倘有老人罹患心脏病的,怕也必须倍加小心照料才是。

我上海家中前些年曾养了一只小狗,乳名“蹦蹦”,那时它还不到一岁,初次过春节,见到家人和孩子们全聚到了楼顶的露台上,便也摇着小尾巴,蹦蹦跳跳地跑过去凑热闹,谁知甫挨近孩子们脚跟前,便见电光一闪,接着“砰”地一声巨响,骇得它屁滚尿流,箭一般射回屋里,情急中竟卡进塑料小方凳的底座里,半天爬不出来,从此落下个一紧张或激动就小便失禁的毛病。

央视大楼火灾,沈阳一家五星级酒店失火,据称也都与燃放烟花爆竹有关。当然,还有为数众多的生产者为此而丧命。前些年,我就曾在故乡亲见一家五口人因偷偷摸摸生产爆竹而引起爆炸,结果两层小楼被炸塌,二人伤残,三人死亡,一条血淋淋的腿被炸飞到近百公尺的河对岸,卡在树杈里。有人为此进行了统计,全国每年死于燃放爆竹烟花的几达千人。难怪许多网友直言:燃放烟花爆竹在现今中国已渐渐脱离了传统的轨道而发展成为陋习,并历数其三宗罪——“火灾、污染、致人伤残”,要求禁放的呼声也一浪高过一浪。

中国历史上曾有过“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的陋习,也有过“主上好金莲,民女多裹脚”的陋习。所以,我的确很怀疑:起源于唐初的鞭炮虽然最初是用来驱邪镇魔,后来渐渐用之于祝福和喜庆的,到了今天,会不会也异化为一种“集体发泄”式的陋习呢?

不过,作为50后的一员,因为曾经有过十分痛苦的挨饿的经验,所以,于今的我 ,对于燃放爆竹、烟火所引致的“三害”,其实并不太以为意,更多的倒是觉得浪费。尤其一想到空中被无情地蹂躏和粉碎的都是些花花绿绿的钞票,不免就会有些心疼,如果再情不自禁地将那些钞票换算成一袋袋白花花的大米,甚或更多袋的“爆米花”,那心就不仅是疼而且痛了。

小时候也曾看过一部好像是外国的影片,那里面有淘金的人在暴富后竟比赛烧钱,一张张百元的大钞点着后,红红的火光映衬着的是一张张黧黑的久经风霜的脸庞——那上面竟写满狂喜和满足。那时,我的直觉是这些人都疯了!

如今看来,那倒是我的蒙昧和无知了。君不见,就连“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项羽,得天下后不也想着要“衣锦还乡”,炫耀一番吗?而暴富后的人们“放爆竹”比之于“烧钱”其实倒是一种进步了,至少在“满足感”和“幸福感”之外还让黑漆漆的星空多了些“美感”。

故而,我渐渐地也就从星空烂漫的爆竹、礼花和礼炮的钝响中,除了“祝福”和“喜庆”之外还读出另外两个字,那便是——“炫耀”或曰“炫富”!而那一声声噼噼啪啪的爆竹的声响不外也就是在反复念诵着:“我有钱,我愿意烧,我乐意,我开心,怎么的,管得着吗?” 

因为要炫耀,爆竹也就越做越大,花色品种也就越来越多,旋转的,烟雾的,吐珠的,喷花 的,组合的……婚丧嫁娶要放,乔迁、开业要放,升学、考试要放,请财神要放,送财神要放,结婚要放,离婚也要放,开全运会要放,开亚运会要放,开奥运会要放,开世博会更要放;礼炮、礼花越放越多,越放越大,人民币也越烧越红火……最后,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经济专家,即便他有天大的本事,似乎也难以弄清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究竟是靠爆竹和烟花“祝福”出来的,还是只有继续靠烟花和爆竹在空中不断地“炒作”和“造势”,中国的经济才有可能继续“红红火火”地发展下去。

我这些年很有机会走访了一些“发达国家”,亲见了这些国家藏富于民的富裕程度,却从未见过有用这样的方式来炫富摆阔的。即便超级大国如美国者,燃放烟花和爆竹也只是国庆和元旦才偶尔为之,而且场所多有限制。

其实,一种习俗、一种传统反映的常常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个性和心态。一个处处谨慎、低调、不事张扬的社会和国度里,人们是不会想到要用“拼命”燃放烟花和爆竹这样的方式来为个人、家庭、企业、社会和国家的未来“祝福”的,更不会用来“炫富” 。那里的富翁们,言谈举止一如常人,节日里很可能还会穿了一件破旧的衣服在后院里割草,当然,也有可能在教堂里祷告,或在星空下静思。

这样想,我从爆竹的身上忽然也就觉出许多的不足来。比如,那短短粗粗的“竹棍”身材,总不免让人想到是“身短皮厚腹中空”;而满“肚子”炸药一点就着,只能说明其个性“冲动、任性” ,“脾气”太“火爆”;至于每次升天,动静弄得很大,声音很响亮,火光很炫目,似乎很有振聋发聩的效果,其实也只是装腔作势,卖弄炫耀而已,转瞬间便会灰飞烟灭……于是乎,我也就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个“浅薄、弱智”的“怪物”,又怎么可能带给我们人类任何的“福音”了。

当然,节日之中,庆典之时,人们有节制地燃放一点爆竹、烟花,以期营造一些喜庆的气氛,表达一些祝福的意愿,本是无可厚非的事。但是,面对地上越堆越厚的纸屑,空中越聚越浓的硝烟,我还是熬不住要说:一天的烟花和爆竹实在烘托不出我们虚幻的繁华和富裕,也无法“祝福”出我们“江山永固”的锦绣前程,反倒容易将我们浮躁、自大和虚荣的内囊尽底里翻出来,投射在广阔的天幕上,供天下人哂笑。

有道是“雄辩是银,沉默是金”。古人又云:“宁静致远”。相信唯有谦卑的心态,低调的姿态,以及“和光同尘”的形态,才能最终带给我们人生、国家和民族真正的并且持之以恒的祝福。

因此,拜托,如果我们依旧还自信自己是一个智慧的且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民族的话,不妨试着让我们明天的节日、庙会和庆典,天空中和大地上尽可能地少一些爆竹和烟花的喧嚣与夸奢,而多一份环境和心灵的和谐与宁静吧!

 

相关文章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486号

Copyright©2006-2018 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投稿邮箱:596817985@qq.com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 陇ICP备14001029号-2 网际网联备案号: 6201020200038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